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9 会议结束
    “藏?”妮娜·勒森布拉看向茨密希,“为什么我要藏?所有人不是都知道那是之前我们勒森布拉拷问在维嘉犯下谋杀罪行的巫师的地方么!”没完,“至于那个地方的传送阵,哼。”视线转向了雷夫罗,“谁告诉你那是互通的传送阵?那是我们勒森布拉拷问巫师后复制的单向通道!”妮娜的脸上出现了优越感,“我们勒森布拉,从来都将魔宴的安危摆第一位!一个巫师敢跑到我们魔宴来行凶,我们自然要是灭他全族的!稀云不稀云的,哼,管他是什么家族!”瞪着雷夫罗,“我告诉你过你,不要cha手勒森布拉的事务,看看你G了什么,你现在就是暴露我们勒森布拉精心策划的突袭!”妮娜的手一抬,指向扎克了,“你让这个托瑞多知道我们即将对付和他暗中结盟的巫师家族了!”

    啊~原来这个局,长这样~

    在巴顿,通过艾瑟拉将稀云弄到扎克的格兰德里,然后在魔宴制造巫师的谋杀事件。最后通过构陷托瑞多一个四个世纪的大Y谋家的身份,收。

    依然有些细节不太清楚,比如为什么巫师在魔宴行凶的对象都是托瑞多的外围人事。但相信这会议进行下去,所有答案都会解开。

    现在,拜妮娜的话,以及她指向扎克的行为所赐。会议的气氛变成了所有人都在等待扎克的回应。

    但是,圆桌上安静了很长时间,继续只有人类迈尔斯制造的噪音。扎克保持了微笑,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尽管妮娜之前的表现没得到扎克的很高的评价,但她的做法,却是对的。

    妮娜先跳起来状告了托瑞多背叛,而这个会议的召集的最初原因却是追责妮娜背叛对吧。所以,如果扎克在现在继续开口,那就变成了……我打你一下,你踢我一脚。

    在普通的对峙情境中,这种互咬的情况没什么问题,但在这里,不行。

    因为现在的魔宴,并没有哪个人持有绝对的判决权!

    很容易理解吧,小学生打架都知道打到难解难分的时候要去告老师!因为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是没人会退让的。能够做出裁决的必须是高于两方的权威者!

    在文明的世界里,我们有法院,在魔宴里,曾经有鲁特·勒森布拉。现在,没有了。
    托瑞多是魔宴新晋权力者,大家都领会过扎克瑞·托瑞多的能力。而勒森布拉这边虽然乱着,但勒森布拉就是勒森布拉,依然是魔宴氏族中手握权力最多的氏族。

    与这两个氏族之间的、没有绝对权威裁决的互咬,只会是,互咬。

    啧,这一旦要是咬起来,相信我,能咬到海枯石烂!

    怎么破掉这个妮娜试图构建的互咬死局呢,首先,当然是扎克绝对不能如妮娜愿的构建两方对峙!其次,扎克已经示范了——面对妮娜的指责,扎克认了自己四个世纪的Y谋与背叛~扎克甚至给出了惩罚自己的建议呢~

    这就是‘榜样’——这就是扎克在告诉所有人,今天,你妮娜·勒森布拉跳出指责我托瑞多背叛,我认了。同样是今天,呵呵,他雷夫罗(不是扎克,是第三方),指责你妮娜·勒森布拉背叛,你认不认呢?

    粗壮的F人茨密希,看了一眼扎克,低头不知道思考了什么,重新将圆桌上的视线聚集到了她的身上,“妮娜·勒森布拉,你似乎非常肯定托瑞多要利用巫师控制联邦国民的灵魂这个Y谋论。而且,如果按照你的逻辑思考,所有你说的话,都是合理的。”

    妮娜皱了眉,显然被我们猜中了,她想B扎克出来和她互咬。现在说话的茨密希,显然不是妮娜希望的对话对象,“当然是合理的,因为这就是真相!”妮娜环视一周,“你们都知道,在中部的隐秘联盟遗孤筛选项目里,我们勒森布拉借着那些外族的情报,获得了一些中部的情况。从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怀疑托瑞多的动机的了!”盯着扎克,“格兰德的MM,原本的姓氏,是萤火!巴顿的巫师得到的中部巫师家族的第一个正式援助,就是这个托瑞多MM的家族!”

    茨密希F人的脸Y沉了一次,“妮娜,你最好别为了Y谋论而Y谋论。巴顿巫师的情况大家都收到了报告,当时去巴顿和巴顿巫师首领丝贝拉结盟的巫师家族,不仅有萤火家族,还有怒涛家族。”看了眼依然微笑的扎克,“巫师家族的欺骗暴露后,我哥哥,罗伊·茨密希、托瑞多以及瑞默尔一起与这两个巫师家族的精英进行了战斗,终结了这两个家族中的巫师战斗力!这能证明托瑞多,没有要和萤火或怒涛家族暗中联盟!”

    仔细观察的话,是能够从妮娜的眼底看出不甘心的,她的视线刮擦着从无动于衷的扎克脸上扯开——妮娜即便祭出了格兰德的MM,也没能让扎克开口。妮娜只能继续回应茨密希,“不听话的巫师家族,托瑞多当然不会留着!”妮娜的视线B向了茨密希,仿佛想要把对方瞪闭嘴的,“你提到了怒涛家族,很好!大家没忘吧,怒涛,是圣徒茜茜的巫师!”视线非常流畅的转向了卡帕多西亚氏族的区块,“卡帕多西亚氏族最清楚这个情况了对么。巴顿的艾L殡葬主人,他的儿子,和圣徒茜茜有过数段分分合合的感情纠葛。”

    卡帕多西亚氏族那边坐的人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