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朝鲜万古一逆贼 > 18.坐观斗米三百钱
    江原道或者说江原道一道百万受灾百姓现在是一块香饽饽!

    其实早在今年年初,春雨几乎断绝的时候,闻着血腥味的某些人就已经估算到江原道可能要面临一场酷烈的旱灾。等到暑夏六十余日滴雨未下之后,是个人都知道今年江原道的收成全完了,啥也剩不下。

    不光是本地的乡班乡吏们心中有所准备,实际上江原道左近的庆尚道莱商,京畿道京商、松商都已经在暗地里跃跃欲试,等待着粮食价格勇攀新高,他们好大肆劫夺民财。

    汉阳朝廷毕竟还是一个要脸面的封建政府,就算为了维稳也要做出一副赈灾的姿态。这也是为什么洪景来被任命为监赈副使,且批了十万石粮食的缘故。

    但这点粮食就没指望着真能把灾救下来!

    现而今赈灾米耗尽的消息早就传开,朝鲜八道说是三千里锦绣江山,可那玩意儿是竖着量的。就算从汉阳走到义州,也不过就是半拉月的事情。更不要说就和江原道紧靠着的京畿道与庆尚道,那消息早就满天飞了。

    和赈灾米耗尽的消息一起乱飞的,自然还有江原道粮价暴涨至斗米三百钱的空前高价之消息。这样的价格对照一下史书,即使是中国古代,斗米千钱也已经是要大书特书的情况了。

    而实际上消费品价格一般只及隔壁清国四分之一的朝鲜,斗米三百钱,那真就是一个足以令所有人癫狂的价格。

    原州的乡班们还没狂欢几天,刚刚开始找补他们经受的“损失”,就有各路社会“闲散人员”进入城中,零零散散的打听着各项物价,尤其是粮米的时价。

    不过观望的情绪大概还是占据主流,毕竟一来价钱真的太刺激疯狂,二来也有强龙不压地头蛇的缘故。

    为商一道,分行商和坐商。
    坐商自然就是坐地商人,但是在原州这种乡下地方,实际上指的就是为乡班老爷孔尚炫等人开店经营各项产业的白手套商人。再者也不局限于粮食,像是典当、布匹、铜瓷器皿之类的行当,实际上也有他们这些乡班的身影。

    乡下有田庄,城内有产业,这才是一个正常的李朝两班富户应有的正常状态。不仅鱼肉乡野的农民,还要侵剥城内的小民。表面上是不落俗流,诗书传家的两班儒生,实际上是官商吏绅勾结纠缠在一起的土皇帝。

    他们开在原州城内的店铺,自然是有上上下下各种关系罩着的,等闲外地人想要插进来是根本不可能的。

    唯有背后有更加强横后台的大商团,才能进入这些地方势力盘根错节的市场,并用手中巨大的资源打开局面,进而与之分润利钱。

    加上粮食这一商品的固有属性,且不说粮食不似丝绸金银一般身轻价贵。不仅要巨大的运力,还需要足够的储存空间,如果没有,真就是一概免谈。

    而且大米不像小米那样耐储存,据说有些小米,保存得当可以储存几十年。秦汉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